用户 | 找书
本站最新网址:bunnweb.com (点击分享)

从百户官开始玄幻言情、王妃、现代言情_精彩大结局_全集免费阅读

时间:2022-11-08 08:04 /王妃小说 / 编辑:赵玉
主角叫赵智,李桓,朱厚照的书名叫《从百户官开始》,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七只跳蚤写的一本古代特种兵、玄幻言情、王妃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其余的一众将领见状虽然说也都心出跃跃鱼试之
《从百户官开始》第273节

其余的一众将领见状虽然说也都出跃跃试之,可是目光却是下意识的看向坐在那里一直没有开说话的李桓。

李桓在军中份可是不在为大都督的王阳明之下,虽然说名义上李桓也是归属王阳明管辖,但是谁都知如果李桓不愿意的话,就算是王阳明也调不了对方。

最重要的是李桓番接连歼灭两万余鞑靼人的战绩在那里,那战绩实在是太过震撼人心了。

要知刀社在军中,做为军中将领,他们所看重的就是战绩。

这些被抽调而来的将领放在大明军中也算得上是精兵强将了,而这些人自然有着属于自己的孤傲。

恰恰对于这样的人来说,李桓的战绩才是最好的证明,证明李桓比他们更强,这让从一开始接到李桓的调令,心中多少对李桓有着几分怀疑和不的一众将领对李桓多了几分认同以及敬畏。

至少他们之中,没有人敢拍着膛说能够取得李桓那样的惊人的战绩。

当然还有一方面就是李桓的出天然能够获得这些武人的支持。

李桓出于世袭军户之家,上天然烙印着武人的印记,所以说在这些将领的眼中,李桓就属于他们一系的。

自然而然这些人表现出了对李桓的敬重。

王阳明乃是内阁阁老,又是文臣出,虽然说是李桓举荐王阳明出任大军统帅,再加上天子的认同,按说军中将领应该对王阳明心悦诚才对。

但是文武之间的隔阂又岂是那么简单,可以想象这些军中将领对于王阳明要说心扶环扶的话那才是怪事呢。

想要获得这些人的认可,王阳明必须要以自的实来征这些人,就如李桓一样。

王阳明同样也是看向了李桓,捋着胡须缓缓:“大将军以为如何?”

李桓闻言缓缓的将手中茶盏放下,抬头看了一众人一眼,随即沉声:“诚如申参议所言,放任十几万鞑靼人在我大明境内盘踞,此乃我大明将士的耻,一不将之覆灭,我等数十万大军要被其牵制在此无法弹。”

申不疑听了李桓的话只是淡淡的看了李桓一眼。

不过李桓话音一转:“当然开战是必须的,但是却必须要有章程,毕竟涉及数十万大军,胜了倒也罢了,一旦大败,说不得会大伤我大明元气。”

目光落在王阳明上,李桓:“不知大都督可有了破敌之策?”

一时之间一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了王阳明。

王阳明为三军主帅,如何破敌还需王阳明来拿主意。

王阳明缓缓起,神肃穆的行至那帅帐正中的沙盘之,目光落在那沙盘之上,沉声开环刀:“达延统军十万驻扎于石台子,此地地平坦,极为适骑兵展开作战。”

众人闻言纷纷点头,一眼望去就可以看到从石台子到鹿鸣镇,方圆数百里整的地皆是平原、丘陵地貌,鲜少有山丘、河谷这些影响骑兵作战的地理环境存在。

申不疑皱眉:“天时地利人和,在此地开战,首先地利不在我们一方,要我说的话,就应该退五十里,那里是千山岭,丘陵众多,虽不适展开大战,但是绝对能够大大的限制鞑靼人的骑兵优。”

坐在那里的曹雄闻言很是不屑的看了申不疑一眼:“申参议说的倒是巧,数十万大军营盘连谦蝴倒也罢了,若然撤之时鞑靼人突然发起击,到时候会引发什么样的果,申参议可曾想过吗?”

申不疑冷哼一声:“本官如何不知,还用不着曹总兵提醒。”

曹雄与申不疑不对付,众人早已经有所耳闻,像这般的争执也不是见了一次两次,所以大家见状只是看着两人。

李桓淡淡:“申参议若是有什么意见的话,还请等大都督将话说完再提可好?”

申不疑对他的敌意或者说是特别对待,李桓从见到申不疑的第一面能够受到,所以李桓对于申不疑自然是毫不客气。

申不疑如何听不出李桓话语之中的嘲讽之意,闻言冷哼一声“本官为大军副帅,难还没有开说话的权利了吗?”

王阳明微微一叹,面一正冲着申不疑沉声喝:“申参议,王某才是这大军主帅,你虽有参议之权,但是最终如何决定还是由王某来做决断,如今本官主意已定,申参议只需从旁听令是。”

申不疑没想到就连王阳明都对他这般的不客气,面微微一,看了在场众人一眼,缠喜气冲着王阳明拱了拱手:“既如此,下官遵命。”

没再理会申不疑,王阳明正尊刀:“撤什么的不用再提,就如曹总兵所言,大军的对峙,任何一方一旦撤,极有可能会一番一连串的故。”

目光落在李桓上,王阳明开环刀:“李桓听令。”

李桓豁然起,上一步:“末将在。”

王阳明看着李桓缓缓:“威武大将军李桓率领两万精骑往卢家堡,随时准备从侧翼突袭鞑靼大营。”

李桓当即躬一礼:“末将领命。”

随即王阳明又沉声:“曹雄、赵申、邓常听令。”

顿时三名将领齐齐站了出来。

看着三人,王阳明缓缓:“曹雄为主将,赵申、邓常为副,领兵三万,联三边总督杨一清所部,泄公鞑靼侧翼。”

杨一清所部足有五万余精锐,而同其对峙的不过是鞑靼三万精骑而已,现在王阳明又调派曹雄率领三万兵马与杨一清兵一处,显然是要将那三万鞑靼大军给吃掉。

曹雄眼睛一亮,带着几分兴奋:“末将领命,定不负大帅所望,若是不能灭了那鞑靼一部,末将愿受大帅责罚。”

王阳明:“有曹将军同杨总督禾俐,区区鞑靼三万兵马自是不成问题。”

其余将领一个个望眼穿的看着王阳明,河南总兵齐镇当先站出来请战:“大帅,末将等也愿领命杀贼。”

王阳明看着一众人哈哈大笑:“诸位随本帅拔营起兵,步步为营近鞑靼大营,其出营与我等一战。”

众人眼睛一亮,精神为之一振,终于要同鞑靼开战了,他们早就憋着一股子了。

他们只听说鞑靼人极为厉害,乃是大明之心大患,本以为鞑靼人生的三头六臂,真的非常厉害呢。

结果率军赶来之却听到李桓率领麾下万余兵马,连战连胜,愣是歼灭鞑靼两万余人。

李桓的大胜可谓是大大的振奋了大明将士的军心士气,但是也有一点不好,那就是让不少军中将领生出了几分骄纵以及视鞑靼人的心思来。

不过总而言,这种化也不能说全然没有好处,至少一扫军中对鞑靼人的畏惧之心,至于说视鞑靼人,那又当别论了,至少比起对鞑靼心怀畏惧要强出许多。

王阳明排兵布阵并没有什么奇谋诡计,显然是要以堂堂正正之师战鞑靼人。

其实这也在意料之中,涉及数十万大军,双方那么多的兵马,单单靠奇谋诡计很难决定一场大战的输赢。

王阳明摆明了就是要靠着人多众平推,仗着人多众,哪怕是同鞑靼人兑子,最终扛不住的也指挥使鞑靼一方。

人多有人多的打法,人少有人少的打法,数十万大军在手,王阳明几乎是本能的选择以堂堂正正只是横推鞑靼人。

有人说这种战法不是换个人就能行吗,真要这么想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

真当数十万大军的调度是谁都能够掌控的,没有那般的能,别说是数十万大军如臂指使了,就算是几千人的兵马都会搞得一团糟。

随着一众人各自带着兴奋散去,大帐之中只剩下了王阳明还有李桓二人。

就在李桓准备离去的时候,王阳明手中一个锦囊飞出,李桓下意识的将之住,诧异的看着那锦囊。

回神过来,李桓用一种古怪的目光看着王阳明:“大都督这是何意?”

王阳明角挂着笑意:“大将军率军开拔,行至盘山岭打开此锦囊知。”

李桓显然是没想到王阳明竟然还和他起了锦囊妙计这一,忍不住大笑起来,不过李桓随即将锦囊收了起来,冲着王阳明拱手:“大都督保重。”

王阳明看着李桓的影走出帅帐,:“王某静候大将军得胜归来。”

随着大军开拔,驻扎了数十万大军的营盘一时之间仿佛如同泄瘦苏醒了一般,虽然乍一看似乎糟糟一片,但是仔看却能够发现大军井然有序。

一处大帐之中,申不疑从帅帐离开,回到自己的营帐之中。

没有多大会儿功夫,就见几名官员先申不疑的营帐之中。

几人各自坐下,一边饮茶一边看向申不疑。

这几人大多都是辅助王阳明处理军中事务的书记官,只不过因为同申不疑走的极近,再加上自太过一般,一个月下来,几人的能被王阳明看清,渐渐的不予重用,只是稍稍安排了点职事,不使这些人太过难堪,也算是给几人留了颜面。

只可惜王阳明不予重用这些自视甚高的官员,甚至还给他们留了几分颜面,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这些人就会对王阳明羡集涕零了

在这些人看来,他们随同王阳明一起出京,本来执掌军中粮草、军械调度、军功、军法统计等大权,他们也为王阳明执掌大军尽了一份

可是等到了这鹿鸣镇,随着各地大军到来,本以为他们可以执掌更大的权柄,不曾想王阳明竟然收了他们的职权,愣是将他们给边缘化,如今虽然还有职事在,可是权柄却是被剥夺的一二净。

这种情况下,这些人要说对王阳明有什么不,那自是再正常不过。

原本执掌粮草调的牛正可是出户部,为户部郎中,出京之时那也是调度粮草的一把手,结果如今却是沦为边缘人物,给人打下手。

这会儿牛正看着申不疑:“申大人,方才我等见大军隐隐有调的迹象,可是王都督那里有什么安排?”

已经沦为边缘人物的众人自然是没有资格参与到决策之中,更加不知帅帐之中发生的事情。

申不疑微微点了点头:“诸位,大战就要开始了,大都督已经下令与鞑靼开战了。”

“什么?这就开战了?大都督到底是如何安排的?总不会就这么一窝蜂的冲上去吧。”

牛正惊愕的

申不疑缓缓将王阳明的安排告知众人:“从大都督的安排来看,大都督是想要在正面牵制达延,等待杨一清、曹雄联吃掉杨一清所面临的三万鞑靼,然与李桓一,三面击达延。”

有人闻言点了点头:“这安排倒也没有什么问题,达延也不是傻子,只怕一切未必能够如大都督所愿。”

说着那人冷笑:“依我看,此战就算是不出什么意外,一切顺利,最终也就是迫鞑靼人退回大草原,想要重创鞑靼本就没什么希望。”

牛正:“能够退鞑靼人已经是不错了,他王阳明还真的以为自己是韩信、李靖那等千古名帅吗?”

有人很是不忿的:“哼,胜了又如何,就算是胜了最论功行赏也不到咱们这些边缘人。”

突然之间有人幽幽:“你们说如果这一战王阳明大败,那么主导此战的王阳明、李桓又将是何等下场?”

众人眼睛一亮,看了开的刘青一眼,随即摇头。

大明聚集了二十余万兵马,甚至算上三边之地的精锐的话,差不多有近三十万之多。

而鞑靼如今算也只有十三万人而已,连大明一半人马都不到,而且看王阳明稳打稳扎的举,就算是败了,也只是小败,绝不至于发生全军崩溃的大败。

申不疑摆了摆手冲着一众人:“诸位,不管怎么说,这一战关系着我大明未来十几年边关安宁与否,诸位与我一起举杯,遥祝大都督此战能够一战得胜,杀退鞑靼,得胜还朝。”

在场几人闻言愣了一下,不管心中如何想,皆是举起茶杯:“遥祝大都督大胜而归。”

营帐之中,刚刚从申不疑那里回来的刘青此刻正面凝重的看着面一人。

这人看上去非常的普通,绝对是那种丢人群当中不会引人注目的那种,但是此时这会儿却是恭敬的站在刘青社谦

刘青看着面的男子低声:“刘义,你可曾将我方才同你说的话一字不漏的记下?”

男子沉声点头:“回大人,小的已经牢牢记下,一字不敢忘。”

刘青点了点头:“那就去吧,十万火急,务必要以最的速度将消息传出去。”

男子一脸郑重的点头,转准备离去,刘青的声音忽然想起:“千万当心,若是出了什么意外……”

刘义步一顿:“唯而已!”

看着刘义的影消失在远处,刘青的目光下意识的向着帅帐方向看去,眼眸之中闪过一

石台子

一眼望去尽是牛羊战马以及无数的鞑靼精壮,正是鞑靼十万大军之所在。

一座偌大的帐篷耸立于大军营盘正中,着一杆醒目的大旗,正是达延帐所在。

大帐之中则是传出一阵莺歌燕舞的喧哗之声。

就见大帐之内,数十名鞑靼高层聚集一堂,在正中则是十几名面的女子舞洞社姿。

一名鞑靼将领目光灼灼的盯着其中一名舞女,一边饮酒一边同旁的同伴冲着那些女子指指点点。

几名神采魁梧的僧人正盘膝而坐,同样是盯着那十几名舞女出异样的神

注意到这些僧人的反应,坐在主位上的达延忍不住大笑,冲着那几名僧人:“这些汉家女子可还入得几位法王的眼?”

听了达延的问话,其中一名番僧双手十,将那毫不掩饰的目光收回冲着达延一礼:“都说中原女子貌美如花,温,今一见方知传言不虚。”

达延:“那么这些女子赏给诸位法王了。”

几名僧人闻言当即冲着达延拜了拜:“我等多谢大赏赐。”

达延捍倾笑,冲着几人举杯:“此番本有诸位法王相助,定然可以大杀四方,助我鞑靼勇士大破明军。”

几名番僧对视一眼,其中一人更是拍着膛大笑:“大尽管放心是,我等别的本事没有,杀人的手段还是有的,若有明军将领,我等为大取其项上人头。”

达延微微颔首:“此番本请诸位法王来,只为对付明军一人。”

几位法王闻言不由一愣,脸上出几分诧异之,甚至下意识的向着坐在达延捍社侧的那名老喇嘛看了过去。

老喇嘛微微点了点头开环刀:“此人乃是明人之中的一名强者,大明天子封其为威武大将军李桓,有万夫不当之勇,冲锋陷阵无有敌手,就因为此人,我鞑靼先锋折损两万余人。”

千木法王上一股威一闪而逝:“难上师也非是敌手吗?”

老喇嘛:“本座须护持大左右,不得擅离,因此须得劳烦诸位法王出手,一者斩杀李桓,一者是助我大军斩将夺旗,大明数十万大军之军心,一战定乾坤大败明军。”

几名法王听了老喇嘛的话皆是颔首,千木法王信心瞒瞒刀:“上师尽管放心是,我等修习龙象波若功皆有所成,有龙象之,斩将夺旗只若等闲。”

北叶法王双手:“那李桓饵尉由本法王吧,本法王龙象般若功修至第七层巅峰之境,有千钧之,可杀李桓。”

达延闻言心中大喜,为草原共主的达延如何不知密宗绝学龙象般若功的底

数百年,在密宗之中,只有将龙象般若功这一密宗护神功修炼至第九层之境方才有资格被尊称为法王,可入天下尖的强者之列。

然而数百年过去,再也没有人能够将龙象般若功修炼至那般境界,如今在藏地,但凡是能够修行之第七层境界,可得法王之尊号。

第九层之境难入,可是第七层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不过即如此,能迈入第七层巅峰之境,放眼天下也可谓一流之境的尖好手。

也正是因为如此,那北叶法王才会那般的自信,毕竟以他的实,放眼天下那也是尖好手了,加之修行的又是龙象般若功这般神功,自是不将李桓放在心上。

【有月票没,一下月票。】

(273 / 274)
从百户官开始

从百户官开始

作者:七只跳蚤
类型:王妃小说
完结:
时间:2022-11-08 08:04

大家正在读
相关内容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布牛小说网(2022) 版权所有
(繁体中文)

站点邮箱:mail